雅安论坛快速发布和预览内容

从注册雅安论坛会员到内容发布,如果内容已经写好的话,60秒内是完全可以做到的,使用微信或者QQ登陆网站, 详细

三月公益

[复制链接]
飘雪 发表于 2012-11-1 05: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北一教室里轻柔的音乐夹杂着主持人甜美得令人困倦的诵读,我倚靠在凳子上,睡眼迷离地望着窗外渐渐暗淡下来的夜景。大概是心绪十分平和的缘故,我就这样呆呆地看了许久。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发觉气球围簇的讲台上已有一个操南充口音的中年人在做讲演,他大概就是预控中心来的吧。可惜其略显枯燥的言辞让我意兴阑珊。我边取出手机边向四周的人海瞥上几眼,才发现左右以及前方的几个同班同学已趴在桌上,睡得正酣。今天不寻常的志愿活动早就耗尽了我们那娇弱躯体的能量。想到此,许多散碎画面从醺醺然的头脑里闪过。我很清楚,若是再不记叙这件事,以我匆忙的人生步伐它很快就会被时间的湍流淡褪。恐怕到那时就只剩下几缕令人叹息的光影了。
          事情还要从万物新生的三月说起,这日子正是雷锋月。上面要求以班为单位搞些公益活动,这可是好事儿,终日窝在校园都快长霉了。本来打算去西山做义工的,不想班长和团支书去实地查看的时候偶遇《南充晚报》记者。也许是想弄出些新闻来报道,他对我们的事很在意。世间之事太过奇妙,谁又能说得清楚。总之,我们的活动变成了清洁南充的母亲河----嘉陵江,船只由记者负责解决。                                                                                                                                                         
          于是烈日当空的一点三十左右,我们的队伍浩荡奔赴渔政、船政泊船处所。在阳光下炙烤了十多分钟,晚报一老一少摄影记者才缓缓到来。踏上船的甲板,随即见到船与船的间隙里飘满了厚厚的固体垃圾。老记者戏谑道:呵,他们给你们留了这么多噢。按任务分配汽船将大部份同学送至对岸的白塔(具体地点有待考证)“公园”沿岸。最后船上只余下我和四名同窗(三男两女),拿上女同学精心制作类似捞鱼工具的网篓返回舶船地。在随船两位新闻工作者的要求下,我们同船政人员一起打捞刚才见到的大片垃圾。毋需赘言,此中作秀成分颇多,但身处他人之船,怎由得自己做主。装满一个竹筐后,水中依旧有很多的费弃物。不过既然是做秀,也就是说凡事大可敷衍了之。                                                                        
          随后不久汽船启动开往江下游,与我们同往的还有一位头稍秃,据介绍是负责华西都市报南充站的人,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起始时坐在船舱(舱内皮沙发、电视、扑克牌……让我浮想联篇),后来所有人都上了甲板。一片开阔的江河景致陡然展现在眼前。此间清风徐来,碧波荡漾,心胸舒畅无此。                                                                                                   
           空中的风筝、飞燕,陆上的远山、高楼、油菜花以及水里的野鸭,游艇,信号舟都很熨贴地契合在一起,好像天地间再没有如此完美的配搭一样。那时的我真希望自己就是江中一叶扁舟,如此便可永远这般飘荡。看来船上人的心情同我一样的好,谈笑风生,赏景留影,乐趣无限。不知行了几里,船鸣笛调头,缓慢溯流而行。然后我们就和船政人员一起忙碌起来。水里的东西并不太多,再加之各种因素,总共打捞不过半筐浮物。加上原先的一筐倒是足以做一番新闻了,遂驰船与岸边大队伍会合。                                                                                                                                                                              
           与我们不同,她们收获颇丰,几十个大黑袋子塞得满满的。为配合记者们拍照,我们拉上横幅将陆上垃圾搬上船又再次搬回岸边。一系列折腾后,终于文章做足,他们挥挥手扬长离去,只余下白浪滚滚,觳纹潋滟。而我们则继续疏理公园。                                                                                                                                                                                                           
           所谓公园,不过条凳数根,绿柳几株,虽白花小缀,然衰草离披乱石满地着实荒脊得可怜。可能是这寒碜的容貌并不怎么打动人,前来游玩、野炊和堤坝上借喝茶聚赌的人们毫不留情地丢掷着各种费物,尽管不远处尚有许多空着的垃圾箱。柏杨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讲: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脏、乱、吵,看来至今也没有多大的改观。所以不难想象接下来的工作量依旧大得惊人,而谁又能保证我们异样的举动会影响他们,一切都只能寄于希望罢。                                               
             不知什么时候,我们队伍里出现了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当我意识到他的时候,H等几位女同学正与他谈笑。他头发蓬松,面容焦黄,身上衣物陈旧而污秽,左手紧拽着破破的口袋,这一切都让我有点嫌恶。可他谈吐从容自若,似乎很有生活阅历的样子。当时我认为他不过是普通人家不爱干净的孩子,因此没有去理会。他讲过的话,只在大脑留下短短的两句。“我对这片很熟”,“他做这个动作(指我在合影时两掌交叉所成V型)” 。                                                              
               时间总是飞逝得很快,活动不一会儿就成闭幕。我同几位室友拖着倦怠的身子返回寝室。大家兴致都还未消减,谈及日间经历诸事个个激情扬洒。突然一朋友说道,今天遇到孩童是无父母的流浪儿,真可怜。听到此我既惊愕又愧疚,连忙不相信地问道:是真的?嗯,他肯定回答。然后给我看了他用相机录制关于那孩子的视频。他随即又讲到H同学离去之时泣不成声的场面,我也想起了河边阶梯洗手时听见H同学对那孩子讲的“这么大了,自己洗衣服,爱干净”之类的话。顿时百感交集,女生天性的悲悯,更让我自觉渺小得可怜。而在我们富强的祖国,竟还有被社会遗弃的儿童,这怎不叫人悲恸?         
但愿我能帮助到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0

粉丝9

帖子22

发布主题
阅读排行 更多
广告位
联系我们

免费联系电话

13795856919

客服QQ:326565164

服务时间:周一到周日8:00-18:30

关注我们
  • 关注官方微信

  • 论坛QQ群

Sitemap小黑屋Archiver雅安论坛( 蜀ICP备13002231号-5 )     已安全运行

在线客服

雅安论坛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地址:雅安市雨城区张家山路90号 举报电话:13795856919 举报邮箱:yaanbbs@qq.com 技术支持: 陈博   © 2009-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