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山1650年〔明永历四年,清顺治七年〕

[复制链接]
曉和東一起同居 发表于 2018-12-2 00:30: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芦山1650年〔明永历四年,清顺治七年〕
庚寅〔永历四年1650,清顺治七年〕
永历以李乾德为经略陕豫川湖云贵六省、兵部尚书,锡银印,至是,始为真尚书,有印矣。
封武大定为犁远侯,袁韬定西侯。诸将各屯旧地如故。


孙可旺以秦王发檄,自云南出,次贵州,不轨之志如故,亦僭设卿曹,谓之行营六部。九月,孙可旺遣其将白文选至乌江,与忠国公王祥盟,欲合其兵;王祥不从,孙可旺攻王祥;王祥败,奔至绥阳凤凰岭自刎死,追者至,割其首。王祥部将皆降。惟刘之复收王祥尸,焚骨而奉之,护祥妻、子,奔涪州投李占春。李之复同李占春将,出守地方,又为孙可旺获。遵义、重庆,仍为孙可旺据矣。

李乾德,字雨然,生于四川南充。崇祯四年(1631年)进士,官至湖南巡抚。当时,武昌被张献忠攻陷,李乾德驻岳州。崇祯十六年八月,张献忠来犯,李乾德假装投降;大西军前锋突入,尽歼灭之。大西军军怒,带大队人马来攻;李乾德抵挡不住,退往长沙。不久湖南土地尽失,只能退守贵州以图兴复。弘光(1645年)时,改命何腾蛟巡抚湖南;而李乾德因为失地降职为佥事官,赴督师王应熊军前效力。刚好袁韬、武大定自顺庆战败向南方而来,乾德承制抚之
2巡抚四川
永历帝在广东即位,升李乾德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巡抚四川南部。李乾德入蜀,他的地方已失陷,连自己家乡都被攻破;目睹各郡城郭荒残,慨然流涕。视察诸将,只有袁韬勇悍可用,说服他成就功名。袁韬也倾心向附,乃率之攻佛图关,占据重庆。其后诸将大会,袁韬自恃兵强,想做诸军的头领;李占春是老将了,以在他之下为耻辱,同时也憎恶李乾德,想偷袭他们。李乾德善于占验,夜观乾象,告诉袁韬说:且有急兵。袁韬因此有准备,而李乾德走匿山谷间。李占春来袭不能攻克,就把李乾德的辎重财物都拿走了;第二天又回来了。于是诸将之间互相猜忌,互相领兵攻伐,李乾德不能禁也。久之,重庆粮尽,于是遣人说服嘉定杨展与袁韬武合。杨展和李乾德都是四川人,又很高兴有袁韬武大定的协助,结为兄弟;居住在犍为,资助李乾德。李乾德屡劝杨展经营川北,展不听。李乾德怒,令袁韬杀害杨展而兼并他的部众。四川人都害怕了,朝廷下诏切责之,李乾德的威望越来越低了。
3因果报应


不久孙可望差官至嘉定,称奉旨联络,内有‘会猎岷峨’等语。”盘踞于嘉定、青神一带的军阀武大定、袁韬犹豫不决。李乾德说:“此矫诏也,其心未可测。令武(大定)复书,略曰:‘自入蚕丛,荆棘塞道,万里烟绝,一望凄凉,茂草荒林,惟有马迹,狐游虎逐,罕见人踪。间有一二遗黎,又皆五官残废,割耳截鼻,刖足剁手,如游异域,忽睹罗刹,形不类人,喘延余息。备询厥故,始知令先君(指张献忠)之造福于川,盖功德若此其惨毒也。乃曾不旋踵,君之先君身首异处,尸饱馋鸦,可见天之所报,人之所为,已足昭鉴。公等碌碌,犹尚不悛,欲挟令以欺天,逞前奸之故智,词多悖谬,意实险深。窃揣中藏,岂以皮(熊)、王(祥)视我也。倘修邻好,奉教有期;如云会猎岷峨,则水路可通舟楫,陆路可容车马,弟惟有叉手瞠目而听之矣。’”显然,李乾德授意下写的回信对原大西军充满了敌意,断然拒绝孙可望提议的会盟。
1651年(永历五年)孙可望派抚南将军刘文秀总统兵马,分两路入川。刘文秀率部渡金沙江,取道建昌;将军王自奇从毕节取道永宁,大举进攻。武大定亲率全营赴雅州(今雅安),抽调精锐士卒交部将张林秀带往荣经堵截明军。袁韬和李乾德坐镇嘉定(今乐山市),分兵一支守叙府(今宜宾市)。这年八月,刘文秀指挥的军队在荣经县鹿角坝全歼武大定精锐,张林秀也被杀。武大定大惊失色,连夜逃回嘉定;袁韬、李乾德眼看大势已去,三人抱头痛哭,随即下令放火烧毁嘉定城内房舍,次日早晨弃城逃走。由于家口牵累,走了七天才到达井研、仁寿。刘文秀进抵嘉定,派轻骑日夜兼程追击,一天之内就赶到仁寿县。袁韬、李乾德被活捉,押回嘉定。武大定连妻子家属也顾不上,带领十余骑落荒而逃。刘文秀命武大定之子武国治、侄儿武国用招回武大定,以礼相待。免袁韬死罪,发往部下听用;李乾德和他的弟弟李九德押往贵阳治罪,走到犍为县时,两人投水而死。
辛卯〔永暦五年1651,清顺治八年〕
秋,孙可旺遣其将张虎,联络西山十三家李赤心等,(原双行注:杨陆荣所纪十三家:李赤心、郝永忠、袁宗第、黄朝宣、张先璧、刘承胤、王进才、董英、马进忠、马士秀、曹志建、王允成、卢鼎。)並于大海、李占春、三谭等。
西山十三家者,李自成馀党也,李自成败,李赤心等降何腾蛟,居其部下,皆有封爵:李赤心,临国公;郝永忠,益国公;刘体纯,皖国公;袁宗第,靖国公;王光兴,荆国公;马腾云,桐城侯;拓天宝,宜都侯;党守素,兴平侯;贺珍,歧吴侯〔1〕。何腾蛟败後,入四川建始。适湖广通城王宗室朱容藩,奉命以佥都御史入蜀经理,先至建始,李赤心等兵至,众懼欲走。朱容藩曰:“走,则死矣!不如坐而说之,或可得志。”先遣人说李赤心等,曰:“经畧奉命,新至此,欲与将军议事。”李赤心等方懼百姓以为贼而避之,闻朱容藩言,大喜,遂请受朱容藩节制,朱容藩因安插于建始。後朱容藩称楚王,李赤心等不用朱容藩令,与文安之共结寨於西山中。李赤心死,其养子李来亨有其众。袁宗第、贺珍,据大宁、大昌;刘体纯、拓天宝,据巫山及湖广巴东;来亨、马腾云、党守素,据湖广竹山、房县、归州;王光兴,据建始及湖广施州卫〔2〕:虽受封爵,未尝出力,自耕自食,不与外接。


张虎捧孙可旺檄入西山,刘体纯辈以布为门累重,令张虎进,刘体纯等皆前踞坐,谓张虎曰:“昔我辈与张献忠同起事,约为兄弟。今汝秦王,献忠子,吾儿辈也。汝为使人,见吾叩头而已。”张虎叩头阶下。答孙可旺书皆甚踞。


孙可旺又往联李占春,使就己。李占春谓其使曰:“汝主,虽不比前人肆其杀戮〔3〕,然志欲自取。吾肯就贼乎!”挥之去。孙可旺遣将袭之,战於涪州,李占春兵习水战,皆捷;孙可旺分兵四面击之,岸上皆列礮。李占春兵少,谓其下曰:“岂可受辱逆贼!”时于大海屯云阳,李占春欲与犄角拒孙可旺,与诸将顺流而下,与于大海合。
于、李二部曲,尚数万。于大海知势不敌孙可旺,欲率其众至湖广降清,而怕李占春不从,遂醉李占春而下舟。李占春醒,怒,棄妻子,隐姓名,孤身遁去为僧,居爨。下汲水,与他僧争井,以石碎他僧头,裂而死,缚送官。官之左右识李占春,曰:“公非定川侯耶?”李占春不认,曰:“非也。杀人偿命,安用多言!”清方物色之,得李占春,以为黄州副将。于大海授襄阳总兵。
三谭见势不敌,遂受孙可旺联络,夔门一带,又为孙可旺据矣。
八月,刘文秀自建昌出,联络川西、川南镇将。遣人至嘉定,武大定、袁韬不从,武大定遣其大将张林秀至荥经禦之。刘文秀屯青竹溪,张林秀屯荥经县,张林秀渡浮桥与刘文秀战,败死。武大定与袁韬焚嘉定,遁去。武大定走茂州,不能存,遂出降。袁韬、李乾德亦为刘文秀为所获,俱送至孙可旺所,李乾德至犍为害杨展处,自沈於江死。孙可旺曰:“武大定,在三边尚有战名。至如袁韬,匿山谷中,盗百姓鸡豚烧食之,亦敢抗拒我师耶?”於是与武大定护卫,袁韬随营而已。川南、川西,又为可旺据矣。
是时,大臣惟都御史范文光、詹天颜尚存。范文光驻成都,詹天颜驻石泉,亦与刘文秀合焉。
------------------------
〔1〕唐校“歧吴侯○此脱侯字”,今据补。
〔2〕唐校“湖广施州卫○此脱广字”,今据补。
〔3〕唐校“汝主虽不比前人肆其杀戮○此脱人字”,今据补。

壬辰〔永历六年1652,清顺治九年〕
三月,清墨尔耕固山之兵与吴三桂入成都〔1〕,范文光仰药死。
时刘文秀已还贵州,白文选守嘉定。吴三桂至嘉定,白文选以舟师顺流而下。巡抚詹天颜,都督佥事曹洪、李一进,平远伯朱化龙兵败,擒至嘉定,杀之。
大清兵入叙府。
八月,刘文秀复围叙府,以象坐开叙府城门,吴三桂军没。墨尔耕固山李国翰在嘉定,吴三桂遂与北去,驻保宁府。
九月,刘文秀与张先璧至保宁,清兵击败之,杀千人;生擒数千人,皆杀之。刘文秀、张先璧以数千残卒遁归贵州,孙可旺罢刘文秀兵权,而杖杀张先璧。
十二月,副将李化入成都,成都州县复设官。
清与孙可旺,照旧地方据守。(原双行注:是年,中文先生奉孝贞先生避乱出蜀,客秦,年二十八矣。)
------------------------
〔1〕清墨尔耕固山     “墨尔耕”,原作“墨勒耕”,音译之異也,即李国翰其人。今据《清史稿》卷二三六李国翰传:“事太宗,授侍卫,赐号‘墨尔耕’。”釐正之。又,本书下文谓之“墨固山”,或误以赐号为其名。

癸巳〔永暦七年1653,清顺治十年〕
清兵吴三桂还汉中,巡抚李国英守保宁。时议棄保宁,李国英以能拒贼自任,乃复令守如故。
孙可旺亦遣将军狄三品与杨威镇嘉定。
自献入蜀以来,杨展以丙戌屯嘉定,四川大饥,展先休兵耕种,粮食充足;其後,波及四方,李占春与成都一带,皆赖杨展粮以活,故嘉定最饶。至南北用兵以来,北以保宁为大镇,中江、顺庆为边;南以嘉定为大镇,而成都为边。

甲午〔永历八年1654,清顺治十一年〕
李定国自安龙府入滇〔1〕,封为晋王,刘文秀为蜀王。四川文武官仍孙可旺设也。
------------------------
〔1〕自安龙府入滇     “安龙府”,原作“龙安府”,倒误。案:安龙府在贵州,原安龙守禦千户所也,永暦六年二月,帝播迁居此,乃升为府;而龙安府在四川,地与事俱不符。今乙正之。

乙未〔永暦九年1655,清顺治十二年〕
孙可旺以众犯滇,晋王李定国讨之,大破孙兵。孙可旺率妻子降於清〔1〕。
四川文武官,至此始为大清所除授。
狄三品还滇,以祁三昇守嘉定。祁三昇还滇,以崇信伯李本高守之〔2〕。李本高还滇,以都督王朝钦守之〔3〕。
------------------------
〔1〕唐校“可旺率妻子降於大清○此作以误”,今据改“以”字为“率”。
〔2〕唐校“以崇信伯李本高守之○此脱伯字”,今据补。
〔3〕“王朝钦”之名,沈荀蔚《蜀难叙略》同。据郑天挺《清史探微·四川乐山〈重修凌云寺记〉拓本跋P138》所录永暦十年孟夏之碑,有“威虏後营管总囗囗潮钦”题名,或其人也,其名似当作“王潮钦”,存疑俟考。

丙申〔永暦十年1656,清顺治十三年〕
成都青羊宫铁像动数日。
刘文秀出四川经略。刘文秀驻兵夹江县南安坝;後移洪雅县山冈,三面阻水,一面以守〔1〕,文秀名曰“天生城”,方营屋,未就。
------------------------
〔1〕唐校“一面以守○此衍兵字”,今据删“以”下“兵”字。

丁酉〔永暦十一年1657,清顺治十四年〕
大清兵入贵州。
刘文秀还滇,令四川旧大镇曹勋驻成都,统赵友鄢、曹昌祚、刘耀、杨彪以守;留咸宁伯高承恩守雅州〔1〕。
------------------------
〔1〕留咸宁伯高承恩守雅州     “咸宁伯”,沈荀蔚《蜀难叙略》与欧阳直《蜀乱》,俱作“咸宁侯”。

戊戌〔永暦十二年1658,清顺治十五年〕
曹勋辞兵权,命以付其子曹昌祚,而曹勋闲居大渡河所。
是时,总兵王友德驻建昌。
冬,清兵入滇,刘文秀已死,李定国奔缅甸。四川文武官如故,杨秉胤屯小城寨,大清兵至,降。

己亥〔永暦十三年1659,清顺治十六年〕
春,高承恩袭破天全六番招讨使高跻泰地,杀掠甚众,生虏妇女。高跻泰从蛮中间道走保宁。高承恩繫跻泰家口于雅州。
清巡抚高民瞻入成都、总督李国英入重庆。


滇中护卫都督陈建,自滇逃入四川,兵少,懼为人所倂,诈以其妻为后妃,奉之,所至朝谒;及雅州,不能隐。高承恩恶之,数其罪曰:“汝不从缅,而以兵他出,何为?”遂分其所部而繫焉,将欲杀之,陈建遂往缅。而高承恩性凶残,好戮辱,兵共畏懼〔1〕。又欲引兵从西南夷中取道,谋於所亲,所亲曰:“道远,妇人多,恐难达。”高承恩遂欲尽杀其下之孥,引精兵以去。郝承裔以为不可,曰:“军妇相从多年,一旦杀之,恐众不从,反为乱。”高承恩不怿而退。郝承裔者,其父郝孟旋,初起时一部长也;父死,郝承裔幼,众推其义男主兵,高承恩是也;高承恩旣善战,受封,与郝承裔甚亲。至是,高承恩恶郝承裔,郝承裔懼,谋於陈建。陈建日欲杀承恩而无由,闻郝承裔言,谓郝承裔曰:“君不杀之,明日杀君矣。”两人计定。斩高承恩夜巡之兵,以其令私传陈建兵三更入高承恩宅,宅兵尚鬬;高承恩闻鬬斗,知兵变,乃踰墙走,单骑入黎州。陈建引兵追之,驻荥经数日,得高承恩,杀之。郝承裔驻雅州。
是年,谭诣杀其兄谭文;谭弘降清,川东皆清有。
陈建至嘉定,降总督李国英;郝承裔至成都,降巡抚高民瞻:全川皆清有。馀者,夔府、西山有十三家耳。郝承裔降,仍驻雅州;及至成都,见巡抚高民瞻兵单弱,乃悔其降而怀異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0

粉丝3

帖子6

发布主题
阅读排行 更多
广告位
欢迎使用无需登录在线留言
姓名 

手机 

内容
关注我们
  • 关注官方微信

  • 论坛QQ群

Sitemap小黑屋Archiver雅安论坛( 蜀ICP备13002231号-5 )     已安全运行

在线客服

会员收集的资源(插件源码等),仅方便学习,您需要自行承担版权风险,未获得原作者授权的情况下,请勿将文章公开发布或用于商业用途。

声明:本站内容来自于论坛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相关责任作者自负。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雅安论坛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留言进行相关问题提交,留言提交无需注册,我们将严格保证用户隐私。   © 2009-2020